N

新闻中心 ews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动态 >

装修公司“进退两难”

时间:2021-07-21

  面对原材料的不断涨价,杭州当地不少装修公司已不再接新的订单,在手订单也放缓了工程进度,王永平们自嘲“干得越多,亏得越多”,“实在是进退两难”。

  “年后已经收到50多份涨价通知,手头在做的项目大部分都要亏损。”4月7日上午,在杭州文晖路上的办公室里,看着办公桌上的那一摞涨价通知,装修公司负责人王永平心中满是郁闷。

  王永平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今年春节以来,所有装修原材料价格遭遇普涨,“往年材料价格会有涨跌,但这次是只涨不跌。”由于大部分装修合同属于“包工包料”的施工合同,合同签订后的成本上涨需要施工企业自行消化,本就不高的预期利润,大部分已被材料上涨所吞噬。

  面对原材料的不断涨价,杭州当地不少装修公司已不再接新的订单,在手订单也放缓了工程进度,王永平们自嘲“干得越多,亏得越多”,“实在是进退两难”。

  “年后我们收到了50多张涨价通知,如果从去年7月份开始算,我们收到的涨价通知总量应该超过100张。”王永平说。

  他介绍,2020年7月以来,与其公司有合作关系的轻钢龙骨、石膏板、板材、管材、线多家经销商,平均每家向其发出过五六份涨价通知,供货价格随之上涨。

  这波涨价潮在最近两个月越发猛烈,多项原材料甚至在每周固定时间调整报价,材料价格“一周一涨”。

  根据王永平等多位杭州当地装修企业负责人提供的信息,由于钢材价格上涨,装修中常用的材料轻钢龙骨在今年年后约涨价15%;石膏板方面,由于石膏需要纸张来封装,年后的纸张价格上涨,带动石膏板价格上涨约12%;电缆材料方面,由于铜和塑料涨价,装修使用的电缆材料年后涨价约20%;水管材料方面,由于塑料价格上涨,装修使用的水管材料年后涨价约17%;由于木材价格上涨等原因,装修使用的板材材料价格上涨也超过10%

  一位装修企业负责人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从去年7月到现在,其常用的轻钢龙骨价格从每米3.7元涨到现在的每米5元,累计涨幅约35%。

  “我常用的泰山石膏板产品型号从去年22元一张,涨到现在的28元一张,涨幅大约27%。”王永平介绍,其公司常用的家装电缆产品原先每卷175元,现在每卷248元,上涨42%。“面积100平方米的房子,要使用约25卷,装修标准高的公司,可能需要消耗约40卷。”

  目前王永平所在企业在做一个一年期的工装(工程装修)项目,客户要求较高,需要购买五芯电缆,年前签合同时,该五芯电缆产品每米45元,目前采购价为每米62元,上涨约38%。“这是一个包工包料的工装施工合同,成本上涨需要我们自己消化,按目前每月需使用五芯电缆3000多米计算,每月增加5万元的成本。”王永平说。

  记者了解到,在杭州当地装修市场,中小型装修企业的工装项目毛利大约15%,扣除成本后的净利约为5%~10%;家装项目毛利约10%,扣除成本后的净利约为5%。

  “我们属于中小型装修企业,家装走实惠路线,净利少,工装净利略高,但一般也不会超过项目总额10%。在我们的经营成本中,材料成本占50%~60%,原材料价格整体上涨10%~20%,就会把我们的净利吃掉。现在我们就是遭遇了这种情况。”王永平说。

  “今年有员工提出要加薪10%,我没同意,如果我同意了,公司就做不下去了。”王永平说,目前人工成本在其运营总成本中占30%,也是唯一可控的成本项。

  “目前的人工工资已经不低了。”王永平说,在杭州,泥工日工资约为500元,木工日工资400元,水电工日工资380~400元,油漆工日工资280元,“泥工月薪过万很常见。”

  王永平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装修行业最大的成本始终在材料。“不管什么档次的装修,人工成本其实都差不多,越是高端的装修,材料成本占比越大。比如我现在在做的一个别墅装修项目,要求安装防弹玻璃,这个玻璃的价格比普通玻璃贵3倍以上。”

  一位当地装修企业负责人说:“我们的客户主要是小中产人群,他们想要原来的装修水平,但不接受价格调整。我有位客户,年前货比三家,最后给了我们订单,总预算15万元,现在原材料成本上升,成本都不止15万元了,我们就要求调价,对方接受不了,这我们也能理解,所以这个订单我们只能硬扛。但新的订单,我们不敢接了,也不知道该怎么报价。”

  王永平说,近几年大型装修公司市场占有率一直在走高,在眼下原材料上涨的背景下,更多客户流向大公司。“大企业对上游原材料经销商有比较强的议价能力,甚至可以直接向厂家订货,签订长期的固定供货价格协议,下游客户找大公司合作,合同价格容易锁定,但缺点是价格比较贵。大企业的工装、家装业务毛利可以达到20%~30%,远远超过我们。”

  4月8日上午,杭州一家大型装修企业负责人陈志华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其所在企业确实与部分上游厂家、经销商签订了某个时间段的固定价格供货协议,但原材料价格上涨同样对其业绩产生较大冲击。

  “我们并没有和所有上游合作商签订涉及原材料的固定价格供货协议。有的是因为对方不愿意长期以固定价格供货,毕竟市场价格总是在变化,再一个我们也无法准确判断未来对原材料的需求量,所以近期原材料价格上涨也给我们带来很大压力。”陈志华说。

  他介绍,其所在企业作为行业头部企业,在广告、运营方面的成本远超业内中小企业,虽然毛利不低,但净利并不高。

  陈志华预计,未来行业资源将持续向头部企业集中,中小型企业,特别是小型装修企业面临被淘汰压力,少数头部装修企业的市场占有率提高后,全行业对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将增强,市场价格会逐步走高。